gogogo

[叶黄]黄色大门

一个绝味鸭脖vs沙县小吃级别的史密斯夫夫

1.

你确定他是爱你的。


跟他结婚的时候,人家都是喜气洋洋地祝贺,只有郑轩问:“你想过结局是什么吗?”

你说:“你为什么不给礼金还废话这么多?”

郑轩居然被你指责废话多,简直陷入抑郁,他往前走了几步,试图把垂下来的气球摆正,可马上又歪了回去。

“算了。”郑轩的精力有限,“我不管你了。”

你心里也有点烦,你刚想再说说郑轩你礼金还没给呢,就看到他朝你走过来。

他的胸口别着一朵花,一朵白玫瑰。他有些别扭,问你:“怎么样?”

你没有回答他。

你扭过头,大声喊已经走远的郑轩的名字:“郑轩!郑轩!”

郑轩说:“你干嘛?”

你的声音本来就清亮,这一刻变成了洪亮,大到他事后说觉得自己的婚前准备不足,忘了买降噪耳机。你说:“结局就是百年好合!你服不服!!服不服?!”

会场的音乐突然响起来,婚礼进行曲中,你看到郑轩对着他做口型:

“你神经病啊!”


你从来没有想象过婚礼。

所以当这件事突然到来时,你唯一的想法只有凭借经验与直觉,要办就办最好的。

你跟他说,婚礼的钱就由我负责了,等婚庆公司拿来计划书的时候,他愣了愣,皱着眉问你钱够吗?

你这才想起,理应是不够的,便说是老板是朋友给打了折,而且可以分期付款,每个月500块。

他也不太有钱,婚房付了首付以后,每月的房贷由他还,房产证上加你的名字。

“这就是爱情。”你说。

睁开眼睛,看到你的同事全部投来鄙视的眼神。

“办个婚礼还要分期付款,买个建面50平的房子还要还房贷。”卢瀚文问,“爱情就是这么穷酸吗?”

“毕竟我只是一个穷苦的送外卖的, 你知道我送一份外卖多少钱吗?两块钱!被投诉一次一天就白干了。”你擦了擦眼角假装拭泪,“得一起吃苦。”

“妖刀。”老板在叫你,“新单子,时限很长,问你接不接。”

你按住耳机,屏蔽嘈杂的声音:“开了多少?”

“一千万,美金。”

“名字?”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有个代号。”

“君莫笑。”


3.

你确定你是爱他的。


你是在去送外卖的时候遇到他的。

大雨天,你刚做完一单生意,决定做点好事,便接了个外卖订单。谁知道刚上路,追杀寻仇的便来了。对你而言,比起应付一车队的杀手,更难的是还要保持外卖盒的平衡:“哪个不长眼的把我的筷子射飞了?有没有职业道德?!”

半小时后,很有职业道德的你把车停在了一家店的门口,一看时间:准点到达。

“叶修先生。”你推开店门,“您的外卖到了。”

男人抬头看他,接过外卖打开盒子:“怎么这么大血腥味?”

你骤然一惊,一边说着“不会吧”,一边手已经伸向头盔夹层里的折叠刀。

“怎么不会。”他不太满意地用筷子挑着菜,“这鸭血粉丝汤怎么做的,鸭血都没熟,这么大腥味!你跟店家说下,再这样我要打差评了。”

“哦……”你放下心来态度都变好了,“那我回去给你换一份。”

“不用了。”他用了一点力,把你拉过来,似笑非笑的样子,“这么大雨,你都淋湿了,换身衣服吧。”

你很少遇到这样的顾客,这次你没有拒绝,进房间换上他的T恤和短裤,有烟草的味道,并不难闻。他又说:“我不是很想吃饭了,你把外卖吃了吧。”

可能是你饿了,鸭血粉丝汤很香,并没有所谓的腥膻味。你喝完最后一口汤,接过他递过来的纸,说完谢谢站起来就想走。

“雨还是在下。”他说,“留下来住一晚吧。”

你终于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他所想的,大概和你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发给郑轩的短信是一样的。

“郑轩,救我!!!”

“你怎么了?被追杀了? ”

“我一见钟情了。”


4.

可你不知道你们是为何走到今天这个样子的。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心理医生望向对面抱臂而坐的两人。

“送外卖。”你说,“世界上那么多的订单,我偏偏接了他的。”

“他走的时候雨还在下,我送了他一把伞。”他说,“那是我们店的宣传伞,有联系方式,所以第二次、第三次,他来敲我的门,说我肯定是在心里点了外卖他才会来。”

“听起来很浪漫。”医生说,“那现在呢,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

“很好。”

他望向房间里的窗帘和绿色植物,没有看你:“那时候同性婚姻合法化刚刚通过,其实我们没有准备好,连办婚礼的钱都不够。但是我想,不能再拖了,现在就要结婚。我的朋友们都很惊讶,说我居然能找到人结婚。”

其实你也是。

你喜欢跟人说话,喜欢交朋友,但你的感情生活总无法长久。你总觉得你会在明天就死于非命,所以活在今天的时候多说点话有什么错。直到遇到他们,天长地久,百年好合,你的确以为这会是你们的结局。

而不是回到家的时候,你跟他除了三句话说不出更多。可这些你不能对外人说,你不想离婚,也不能告诉他自己隐瞒的一切。

“你们上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心理医生突然问。

你看到他正在点烟的手停顿了一下。

咨询时间到了。


5.

你翻了个身,在凌晨醒来。

听见刹车的声音,听见他开门,进屋,他没有开灯,他怕吵醒你。他在你身边躺下,你闻到陌生的肥皂味。他是洗过澡才回来的。

黑夜里你看着他的侧脸,心里充满了疲惫和迷惑。

夜已经很深了。


“他出轨了?”听完你的叙述,你的朋友问。

“他打车费哪来的?明明昨天他告诉我没钱了还找我拿了50。”你的疑问和朋友的问题同时说出口。

“贫贱夫妻百事哀。”你看着目瞪口呆的朋友,正色道,“你不会明白我的痛苦。”

“你瑞士银行的存款有多少了?”朋友问。

七位数还是八位数,你不记得了,单位是美元。

“但我们还是很穷。”你说,“理论上。”

他只是一个卖伞的老板,生意好坏全取决于天气,而你理论上是一名外卖员。你们要还房贷,要交水电费,要买烟,要上网……所以,理论上,你们没有钱。

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他送了你一辆哈雷摩托,最便宜的那种。你那些天出任务受了伤,子弹穿过大腿根部,差一点下半身幸福就断送了。你绑着绷带回家,告诉他,是下雨天送外卖,摩托车开太久了打滑摔的。他的表情很是复杂,好一会儿他说:“这么辛苦,要不别做了吧。”

他是真心诚意的,你知道,可是不行,你不能突然掏出一张卡说亲爱的我们的钱八辈子也花不完,我养你吧。你只好说:“那周末就没钱出去吃糖水了。”

你躺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月,他每天依然坐公交车去工作,会更晚些才回来。然后那天他让你出门,给你看他新买的哈雷摩托,他说:“工作的时候,这个会不会骑着好一点?”

当然不会,这种重型机车不是用来送外卖的,而是用来泡妞或者泡汉子的。但是你知道以他的财力,能把这辆摩托买下来,大概往后的一年都不能抽十块钱以上的烟,甚至都还不够。这种谜一样的感动笼罩着你,好一会儿你才说:“会的。你以后别乱花钱了啊!”

他望着你,你觉得他似乎有什么要说出口的话,但你是真的开心,你飞快地跑向哈雷,巨大的引擎声响起来,轰鸣声中他说:“没事,多做几份兼职就好了。”


“所以他半夜回来是去做兼职。”你的朋友听完了叙述,“黄少天你真没人性啊。”

你也这么觉得,可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你努力地靠近正常人的日常生活,操心水电费,还房贷,跟他出门时用优惠券。一起路过商场的时候,他扭头多看了几眼,那是一把椅子,说是符合人体工学,适合用来打游戏。该买吗?买下来并不困难,可是你又要跟他解释说,这是你多接了很多份外卖订单赚到的钱。

所以此刻的你才在外面闲逛,和朋友喝茶,而不是去见他,去跟他说我想你了,想每时每刻跟你在一起,最起码也不要所谓的加班。去他妈的要赚钱,老子养你,每天把钱当废纸烧火做饭都行。

但你不能。


你想了想,抬头问朋友:“你看我最近面相怎么样?有发横财的征兆吗?”

朋友同情地、用仿佛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你:“比如外卖员在路上捡到装着一千万的手提箱,一夜暴富?”

算了。


你站起来,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将水都泼到衣服和脸上,戴上头盔。这一刻你又是一个辛勤工作,直到汗流浃背的外卖员。

你走出餐厅,往前几步是一家彩票店。

你停住了。


6.

“君莫笑”的线索出现了。

老板告诉你这个消息的时候,你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谁在提起你。

“最后一单了。”你喝了口酒,“做完这次我就收工了。”

说完你以为会引起一点骚动,迎来的却是鸦雀无声。

“怎么了?”你有些奇怪,“你别拦着我啊!我跟你说我下定决心了。不走不行!你不要逼我大开杀戒!”

“你不觉得……”老板一会儿才开口,“你刚刚的语气,越来越像个送外卖的了吗?“

刚刚敲门的外卖员,餐盒递进来的时候不太高兴地抱怨着:“最后一分钟下单也太不厚道了吧!我都打算收工了。给给给,最后一单,老子要回家睡觉了。”

你想想,似乎是挺像,又觉得有些好笑。你说:“我认真的。我这次之后就回去告诉他,我买彩票中了大奖,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彩票今晚就会电视直播开奖,三天前你已经到了操作摇奖器的工作人员家里,你的枪对着他的后脑勺,你说:“奖池的金额是一千万人民币,钱在这里,三天后开奖的号码是这个。”

“开始了开始了。”你跑去把电视机打开,“第一个数字肯定是05,第二个是29!”

球滚出来,第一个是08,第二个是10。

“哟!”别人都在起哄,“黄少天你该买自己的生日数字啊,那可就发了。”

你有些恍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不应该的。

但时间快到了,君莫笑就要出现在酒吧里。你站起来,去完成你的任务。


7.

你没想到会遇上叶修。

叶修不喝酒,半杯就会醉倒。喝醉了会说胡话,会让你给他笑一个。你还没笑出来,他就睡着了。

可现在他坐在吧台上,拿着酒杯,马丁尼或是伏特加?看起来和在家里时那么不一样。

你想到你朋友的问题。

他出轨了吗?

穿着平时从没见过的风衣,戴着墨镜,似乎在等什么人——你不愿承认他比平日里要英俊得多。

你现在应该去完成任务,可是目光却停留在他身上。

这是你没有见过的叶修。

你出门前还看到他穿着白背心和沙滩裤,电视里正在播《致富经》。你让他记得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不然电费太贵,他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面前放着烟灰缸和吃到一半的炒饭。那是另一个叶修。

你低下头,查看发来的消息。

“风衣、墨镜、吧台十点钟方向。注意,对方携带有重型武器。”

你没有抬头,这个酒吧的人和位置,你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记下了。你很清楚那个地方坐着谁。

所以你也不知道,他转过身,正看着你的方向。

他是个骗子。

让你莫名其妙找了一个同行结婚,让你每天提心吊胆地编造谎言,让你出门买菜还想着不能买太贵,让你午夜梦回惊醒的时候,你总在想着,如果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还会不会继续爱你……

因为你依然爱着他。

即使现在你知道他不是那个他一直扮演的人,那又怎么样呢?你也不是。

你一年也送不了几次外卖,你给他看的经历都是编的,你不是好人。

但你却无法站起来,把叶修,或是君莫笑一枪毙命。你无法杀了他,甚至还想继续和他在一起,柴米油盐或者是亡命天涯。

你终于站了起来,没有看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酒吧的灯光摇曳,他正在接电话。

“喂?妖刀没来,确定没有。找不到了,你把钱退回去,我不做了。”

“以后别找我了。”


8.

你回到家的时候,门开着,空调也开着。

平时你会假装一下,谴责他浪费,但现在似乎不用了,你慢慢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

你的刀从膝盖的系带上滑落,掉在地板上。他弯腰捡起来,递给你。

你把刀锋对着他的胸口,他看着你,没有出手也没有逃开,似笑非笑的样子。

你的婚姻生活也许就要在今天结束了,你想。

“这个刀削苹果挺好的。”他说。

“啊?”

“我试过,从来不会断皮。”他握住你的手,把刀拿了过去,给你演示了一下。

是真的,削完整个苹果,皮都没有断。他又把苹果切成两半,分了一半给你。

你们坐在沙发上,看着垃圾电视剧,吃着苹果,谁都不去洗碗,空调开到了十六度,电费恐怕要超标。

你想,这岂不就是天堂的生活。

“对了。”他突然开口,“我要跟你说个事。”

你心头一紧,苹果还没有吃完,你总觉得有些可惜。

“我中彩票了。”他说,“中了一千万,你以后别工作了。”

在他以前,你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对你说这样的话,过这样的日子。但似乎因为有了他,所有的意外都会变成惊喜。

“以后我们……胡吃海喝,”他努力想着形容词,“酒池肉林、自暴自弃、不劳而获、百年好合。”

百年好合。

这是你们唯一的结局。

 

评论(48)

热度(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