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go

[叶黄]big deal

灵感来自尼尔盖曼《好兆头》


00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于是……

……

……

……

“叶修,把打火机还我!”


01

叶修打了个哈欠,看着树下的黄少天。

“有本事你下来!”黄少天说。

“你上来啊。”叶修不理。

黄少天咬牙:“叶修你当我瞎?”歪歪斜斜挂在树枝上的伞面上,画着一个困魔阵。

黄少天又走远了几步,以免一不小心被叶修忽悠进陷阱里,叶修擅长干这个,他一直以为叶修如果是什么非人生物,一定是个诱惑人心的高阶恶魔。

结果他,叶修,荣耀最大的BOSS,酷爱拉仇恨的叶修,是个天使。

“妈的逗我呢。”黄少天痛苦地用一只手遮住眼睛,“叶修,请把蓝雨的东西还给我。”

叶修翻个身坐起来,他的伞跟着晃了一下,黄少天紧张兮兮地又跳远一步。

“谁说是你们的东西,《圣经》是你们的?”叶修拿出一本书,翻开一页念起来,“起初神创造天地,烤熟的大董烤鸭在天上飞……”

他又翻了一页,继续念:“我来到世上,不是要天下太平,而是要焦糖布丁!”

叶修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这是一本印刷错误的圣经经典节选,黄少天找了好多家书店才找到。黄少天猜排版的人大概是饿了,把愤怒都发泄在了地摊读物上,恶魔很喜欢这本书,据说再虔诚的信徒,深夜读到的时候,都会被日益增长的食欲和落后的空荡冰箱之间的矛盾所打败,从而产生无限的负面情绪,在城市的上空飘荡。

“你这是在否定我的工作成果。”黄少天说,“你知道吗?看过这本书的人,第二天早上起来,会非常饥饿,非常愤怒,有百分之五十开车会鸣笛,走路会踹石子,打荣耀会飚垃圾话……这么多年不知道积攒了多少怒气!”

“那真是恭喜你了。”叶修冷漠。

“你快还我。”黄少天看着日头升起,有些急了,“我还有事要去办。”

叶修看着那本圣经被自己抛起在半空,又落在手中。

“我知道,毁灭人类嘛,大计划啊。这本错版《圣经》里有你们蓝雨花了多年收集的咒语和怨气,等凌晨时间一到,就到蓝雨食堂第三个打菜窗口释放出来。”

“……”黄少天难得地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怎么知道?”

“撒旦……哦不,老魏当初定时间的时候,发错窗口发到我那儿了。”叶修说。

黄少天愤怒了:“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你知道我这些年多累吗!”

“我们不干涉别 国 内 政的。”叶修回答,“天堂和地狱属于两个部门。我们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人间。”

黄少天觉得莫名其妙:“你们天堂可以建多少座教堂,我们只能盖一个蓝雨俱乐部当分部,凭什么,这是什么不平等条约。”

“现在还有一个不平等条约,”叶修说,“毁灭世界的时间是今天晚上凌晨十二点,你在今天以内满足我的各种要求,我十二点的时候,就把它还给你。”

叶修一只手撑着树干,一边弯腰凑近黄少天:“答应不?完不成任务可是要扣奖金的,对吧?”

黄少天抬起手腕,看着表上越来越少的倒计时,一咬牙:“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你可别太过分啊!”

“不会的。”叶修轻笑一声,“现在能请少天大大帮我完成第一项愿望吗?”

黄少天的施法阵都快在手心画好了:“你说。”

“帮我搬个椅子。”

“……”

“我下不去了。”叶修在树上干笑。



02

明明这次是叶修主动邀请的出行,话多的居然还是黄少天。

黄少天说:“你这样阻碍我工作,是要下地狱的!”

黄少天说:“大佬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叶修不回他。

黄少天问:“你为什么不去工作啊!”

叶修终于理他了:“找到你就是我的工作。”

黄少天:“……”


他被叶修噎住了。

但黄少天是个很有敬业心的好恶魔,他告诉自己,不能因为叶修在疑似调戏他,就放弃对伟大事业的追求。

今晚十二点,毁灭世界!

但在那之前——

“带零钱了吗?”叶修说,“我没公交卡。”

黄少天:“……”


03

因为黄少天也没有零钱,为了把钱找开,黄少天和叶修一人买了一串糖葫芦在路边坐着。因为大庭广众青天白日之下聊毁灭世界这种话题并不利于和谐,还有可能被当作恐怖分子报警,他们只好像两个无聊的遛弯老大爷闲话家常。

“这个糖葫芦太酸了。”叶修说。

“爱吃吃,不吃……”黄少天话还没说完,被叶修瞥了一眼,想到这人滚了自己也要歇菜,把后半句吞下去,“不吃就给我。”

叶修倒还真顺杆下,直接塞到了黄少天手里,把他手里咬了一半的抢了过去:“嗯,这个还不错。”

黄少天快气晕了,他觉得叶修在针对他。

他很想跳起来和叶修大战八百回合,但是,不可以,他的翅膀太大了,扇起来旁边的摩天轮都要报废,他上次来游乐园,还和卢瀚文办了月卡,不能浪费了……

“世界都要毁灭了,月卡留着干嘛?”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心理活动说了出来,他只好说:“我可以把它搬回地狱去。”

“地狱不行,什么都没用,烟都没有。”叶修的话题跑得有点远。

“别说得你们天堂就什么都有似的,”黄少天反驳,“连只烧鹅都做不好!”

“地狱连中华烟都没卖的,冬天还没暖气。”

“天堂上班要打卡,加班没加班费。”

“地狱的厕所没有门。”叶修冷酷地抛下最后一句。

黄少天败了。

说实话,他也很困扰为什么地狱的厕所没有门。

不仅如此,蓝雨刚成立的时候,因为资金匮乏,厕所也没有门。

“都是男的,怕个屁啊。”老魏说。

刚到黄少天据理力争:“也许以后会来女的呢,人家走错厕所多尴尬!”

很多年过去,女选手没有来,黄少天梦中的人间情人更没有来,只来了一个叶修。

叶修还在刺激着他:“而且地狱也没有荣耀。”

黄少天这下来劲了:“瞧你说的,天堂有?天堂只有开心消消乐。”

他们很快发现这样的比较有多没意思了。天堂地狱一样地无聊和神经,不能打荣耀、不能做爱、不能吃垃圾食品——还是人间最好。

“毁灭了真有点可惜。”黄少天的糖葫芦吃完了,他躺在草坪上惋惜。

叶修没说话,他正在用机器定位着什么,突然把黄少天拉起来。

黄少天看着叶修抓着他的手腕:“你干嘛!”

“去坐过山车。”叶修说。


系安全带的时候,叶修望着天:“马上要下雨了。”

“下雨了你还坐过山车?”

叶修仍然摆弄着他的机器:“五分钟后要找一个东西。”


五分钟后,黄少天在飞速行驶的过山车上快要把心肺都呕出来时,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叶修。叶修平静地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撑开了雨伞,接住了突然从半空中落下的雨滴。

“这什么玩意儿?”黄少天好奇地问,因为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身后的尖叫声,他只能贴着叶修的耳朵喊。

“圣母的眼泪。”叶修把雨水倒进瓶子里,“等会儿倒进蓝雨食堂的秋葵里,可以毁灭世界。”

过山车开始往下俯冲,黄少天的眼睛因为血液倒流变得通红,他终于明白了。


04

"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马太福音10:34》)

这是黄少天以前在地狱上学的时候总是考到的一句话。

叶修来找他,并不是来当纯洁善良无辜的天使,阻止他身为魔鬼的恶行。

他妈的,叶修是来抢业务的!


“叶修你个扑街!”黄少天在晕头转向的时刻依然骂道。

“风太大了。”叶修说,“听不到。”

黄少天想抽开手,却被叶修紧紧抓住,挣脱不开。他甚至靠了过来:“别挣扎了,世界是兴欣……啊不,天堂的。”

过山车终于停了,下来的游客经过,跟黄少天说:“你男朋友真爱你,我看你们的手从头到尾都握在一起。”

叶修说:“没办法,感情太好了。”

黄少天一副微笑的样子,他甚至不想说话。


“毁灭世界本来就是我们先干的。”去蓝雨的路上,叶修在跟黄少天“讲道理”,“诺亚方舟听过么?索多玛听过么?先来后到,下次再让你。”

“谁要你让了!”黄少天快崩溃了,“你把我的书还我,公平竞争!”

叶修诧异地看着黄少天:“你这么天真,是不是每次都业绩倒数。”

“你这么邪恶,我看你每次年终总结计算善事的时候才倒数吧!”

黄少天垂头丧气,他甚至不想再跟叶修吵架了,边走边自言自语:“你当我想干啊,等过会儿世界毁灭,什么都没了,你估计升职跑了,以后我也不能去找你pk了……扑街!”

他不知道在骂谁。

叶修终于没有嘴炮回去,他甚至也有几分惋惜的神情。

“要不我跟你一起走?”黄少天说。

叶修停住了,他瞪着眼睛望向黄少天,黄少天往前一步,他们的距离只有手掌宽。

黄少天的手臂停在叶修的腰上,他感到叶修的呼吸一滞。

那本怨气缠身、毁天灭地的错版圣经,被黄少天抽了出来。

黄少天总算松了一口气,没等叶修追上来就跑远了,时间不等人,离毁灭世界只有三分钟。

至于叶修……

哎,叶修。

黄少天边跑边后悔起来,他应该问问叶修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地狱的。


他也不是觉得地狱有多好,地狱里他吃不了早茶和夜宵,但是这是他的工作,他得去毁灭世界,这是他必须做的……必须做的……

必须做的?

食堂的打菜师傅不耐烦了:“你到底要什么菜?”

黄少天抬起头,兴奋地对打菜师傅说:“我靠,我想起来了,这个不算在年终考核里面啊!”

不仅不算,连加分扣分都没有,完成了没有奖励,不完成也不扣工资。

黄少天想通了这一点,昂首阔步地走开了,连饭卡都忘了拿。

他没走几步就撞上了叶修。

叶修端着餐盘,里面是秋葵。但圣母的眼泪并没有滴在里面,整点的钟声响了,世界依然没有毁灭。

黄少天问:“不毁灭世界了?”

“算了。”叶修懒洋洋的样子,“旷工一次。这世界挺好的,毁了就买不到烟了。找你也不方便。”

黄少天也这么想。

天使和恶魔,还可以在人间干更多的事情。开车去兜风,刷月卡坐摩天轮,找个僻静的地方看谁的翅膀更大……

“不过秋葵我已经打了。”叶修递过来,“你吃了吧,别浪费了。”

“……”

偃旗息鼓一分钟以后的恶魔黄少天,开始考虑要不要再来一场世界大战。

至于在那之前,被某个神经病天使搂住接了个吻,也不是什么大事。


评论(18)

热度(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