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go

so happy so lucky

“慕容包!我要向你宣战!”黄少天指着包荣兴的脸说。

“黄少熏!很好,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包荣兴很有兴趣地说。

“黄少天,你该指的是脸,不要戳着他的胸好吗?”叶导演举着喇叭吼。

太侮辱人了,尤其是有工作人员还应景地拿来两块砖。黄少天还没踩上去就被包荣兴拿走了:“这个可以送我吗?”

“你拿这个干什么?”黄少天问。

“我们流氓的标志武器。而且,”包荣兴说,“一天捡一块砖,久了就可以盖房了。”

“你们兴欣还有没有人性了。”黄少天问叶修,“人傻也要给工资啊!”

叶修说:“首先我们给了工资的,其次你别说他傻,只有他把人折腾傻的份。”


休息时间,黄少天坐在自己的vip休息室思考人生。

比如他为什么要来接叶修这个扑街综艺,当嘉宾,接受一些莫名其妙的惩罚,比如演一起去看雷阵雨。

还要参加各种比赛,他,和一个一米八八的包荣兴,比赛跳远跳高。他堂堂蓝雨的王牌,是来这里接受羞辱的吗!

还好郑轩没来,黄少天安慰自己,不然他看到包荣兴的身高就压力山大了。丢蓝雨的脸。

外面有人在敲门,黄少天站起来,拍拍手,又要去迎战了。

“狮子座!”是包荣兴,“输了也别不好意思嘛!输给我挺正常的!”

“哪里正常了!”黄少天还是愤愤。

“我查了星座运势,你们狮子座这几天是比较倒霉啊。当然还是有破解方法的。”

“什么办法?”

“请水瓶座吃饭。”

黄少天说,我还是走吧。


走是没走成,接下来的比赛还是一路输。输完了黄少天一边沮丧一边想,这期大概收视率挺高,大家都乐意看他难得的输给一个新人。包荣兴坐在他旁边,非常高兴地拍他的背:“不要难过嘛!下次还有机会的!”黄少天觉得肺都要被咳出来了。

“这次胜利的是黄少天。”叶修说。

“What?Why?”黄少天都没反应过来。

“其实包荣兴这次的隐藏任务是在比赛过程中撕掉你的名牌。”叶修解释,“但他忘了。”

“对哦!我忘了!”包荣兴这才想起来,“没事!下次还有机会的。”

他还是兴高采烈的样子,又拍了几下黄少天的背,黄少天猛咳起来,包荣兴弯下腰问:“你怎么啦?”

黄少天暴怒:“我要被你拍出血了!”

那期的收视率果然高,全季最高。黄少天,一点也不高兴。


他那天去,还顺便给人都发了演唱会的门票。大家都客客气气收了,包荣兴跑过来说:“我也要。”

黄少天顺手就给了一张。其实这种事无非就是场面上客套,来不来,都无所谓。

所以黄少天唱着歌出场,看到内场前排的包荣兴时有点傻了。

“我的天呐,”黄少天想,“这是从哪里搞来的屎黄色灯牌,摄影一定不要收到镜头里,这场要出DVD的!”

“狮子座!!!”包荣兴还对着他喊。

他的嗓子也不知道怎么能这么大,半个内场都听到了。演唱会嘉宾上台暖场时,黄少天赶着换装,还有人问:“黄少今天原来要唱狮子座啊?”

“我不唱!”黄少天很绝望,尤其是看到包荣兴从后台跑过来时,更绝望了。

“你来干什么?”黄少天问。

“你口渴了啊。”包荣兴给他递水。

黄少天说你哪里看出来的。

包荣兴说你刚才跳舞的时候,一直在舔嘴唇啊。

黄少天:“你不觉得那是很诱惑的动作吗?!”

“冷静点啊狮子座。”包荣兴说,“我先走了,还要赶着拍夜戏呢。”

黄少天有点惊讶:“你有工作还专门赶过来的啊?”

“是啊你请我的嘛。”包荣兴说,“我是很一诺千金的!”

黄少天本来想说并没有请,想了想,还是只挥手拜拜了。

他突然有点开心。


叶修那个扑街综艺居然大火了,包荣兴也成了炙手可热的小鲜肉。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记者都说包荣兴“天马行空”,而不是“很想打他”。

出机场的时候,黄少天看着一群追着包荣兴的女粉丝,有一种复杂的心情。

以后大概就要同行竞争了,大概相聚的机会也少了。也不知道包荣兴能不能挡住那些明枪暗箭,明明没大几岁,黄少天却像前辈一样担忧。

“黄少天!!”包荣兴居然在人群里看到了他,还喊出来了。

要死了。黄少天用口罩挡住脸,平时都狮子座狮子座的叫,现在喊什么名字!

包荣兴飞奔过来,拉着黄少天开始跑,把带着长枪短炮的粉丝们都甩在后面。

“我们今天是同一个航班!”包荣兴说。

“哦。”

“是不是你喜欢我,故意安排的!”

“……”

“好吧,其实是我故意安排的。”包荣兴说。

“既然你喜欢我……”包荣兴继续说。

“我没有……”黄少天被拽得一路狂奔,喘不过气来,话也说不全。

“那就一起吧!”

“……”

“好。”黄少天说。

天高云淡。

谈个恋爱。


评论(9)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