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go

当然了

事情发生的原因,很简单。

周五晚上想放松一下,轮回一起看了综艺节目。看到最后快十二点,大家都困了,只有周泽楷还规规矩矩坐着,一直看到播片尾曲。

最后一个环节,是一个非常老套的游戏,提问者不管问什么问题,回答的人都只能马上回答“当然了”。

电视里的人被折磨得痛苦不堪,周泽楷倒是想,挺有意思的,如果世界上每个问题,都可以用同一个答案来回答,他也不必每次新闻发布会、记者采访、和主持人沟通,都那么痛苦。

真的很痛苦。

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个声音跟他说:“如你所愿。”


“过些天就要开始比赛了。”第二天参加一个代言,记者问,“周队长有信心今年得冠军吗?”

他问出来,并没有期盼得到什么结果。周泽楷的说话风格,你懂我懂,只是例行公事地问一问而已。

周泽楷说:“当然了。”

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觉得,今天来真是,赚翻了。

江波涛瞪大眼睛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睁着眼睛看着江波涛,满脸茫然。

“小周你是不是,”江波涛把周泽楷拉到一边,“今天情绪不太好?”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周泽楷脸都憋红了,但他还是说话:“当然了。”

江波涛说:“为什么啊?让你参加太多商业活动吗?”

周泽楷说:“当然了。”

这样可不行,影响了轮回王牌的情绪,江波涛跟人商量了一会儿,转头对周泽楷说:“那今天剩下的活动先不参加了,走吧。”

周泽楷没有说话。


他说不出来。

不是平时那种说不出来,是真的说不出话了。

江波涛说:“想去逛逛街吗?”

周泽楷说:“当然了。”

江波涛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一向不喜欢出门,看到他提出这种意愿很是难得。

“那一起走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痛苦地跟在后面。


今天正逢周末,外面人很多,走着走着,周泽楷被人拽住衣角,是个卖花的小女孩:“哥哥,给女朋友买朵花吧,很便宜的,五十一朵!”

简直敲诈。还好不是疑问句,周泽楷不用被强制性地回答,他坚定地摇头。

前面的江波涛突然发现周泽楷不见了,转回来找他时,周泽楷正在被小女孩纠缠:“哥哥为什么不要,是没有女朋友吗?”

周泽楷说:“当然了。”

江波涛走过去:“小周?走了。”

周泽楷正准备离开,小女孩看到江波涛还不依不饶:“那哥哥是有男朋友吗?”

周泽楷想,克制,克制,不能说话。

周泽楷说:“当然了。”

“男朋友是他吗?”

“当然了。”周泽楷说。

江波涛静静地看着周泽楷。

第一次词穷,完全无法解释他的意思。

周泽楷不迭地掏出钱包,把好几张毛爷爷都塞到女孩手里,扭头就走。

“哥哥你忘了拿花!”小女孩喊。

江波涛把花拿过来,追上去。

“小周。”江波涛说,“今天你是不是不对劲?”

周泽楷终于解脱似的说:“当然了!”

“你只能回复这句话?”

“当然了。”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叹了口气:“是我的疏忽,居然一直没发现。先回去吧,找个医生看看。”

正逢午后,刚要搭车回去,江波涛看到周泽楷频频回头望着路边的餐馆。

江波涛说:“是不是饿了,要不然我们吃了饭再回去?”

周泽楷挺高兴的:“当然了。”

他们进的是家挺有气氛的西餐馆,江波涛顺手把玫瑰花插到餐桌的花瓶上,浪漫的灯光下有了旖旎的气氛。服务员送了两杯饮料上来,江波涛疑惑:“我们还没点啊。”

“这个是送给情侣的,免费。”服务员说完才意识到什么,“你们是情侣吧?不好意思刚看到您拿着玫瑰进来我就以为……”

“当然了。”周泽楷说。

“那就好。”服务员松一口气,走开了。

当然是因为怪病,江波涛想,但他抬头一看周泽楷,也许是错觉,但周泽楷的脸有些红。

“别担心,”他安慰周泽楷,“不是什么大事,会好的。”

周泽楷没法回答,只是点点头。

他像是想起什么,拿出手机来敲字给江波涛看:“还好有你。”

江波涛笑了笑,低下头看菜单。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微微抬头,视线往上。

周泽楷在看他。

“小周。”他突然叫周泽楷。

周泽楷吓了一跳,歪歪脑袋,像是问他想说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我。”

周泽楷说:“当然了。”

声线居然有点抖。

他忙把手机又拿出来,他写给江波涛:“不是魔法。”

是真的。

END

评论(17)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