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go

all you need is love

黄少天时常怀疑自己签的是不是娱乐公司。

他每个月领完工资回到宿舍思考人生,发现他每天都闲得在宿舍抠脚。自从蓝雨的前boss魏琛走了以后,他就一直被公司放置,简直闲到人格尊严都被侮辱的程度了。

“你还不能出道。”方世镜说。

“我哪里不行了,唱歌舞蹈表演,魏老大都说很好!”黄少天很不服气。

“公司推出的是青春偶像,你少了点让少女春心萌动的气质。”方世镜说,“你看喻文州这点就做得很好。”

黄少天快气死了,这时候还接到一个电话让他更生气。


“不行。”他对着电话那头严辞拒绝,“为什么要我去给你拍别的明星,你哥我不够帅吗?”

“你在我心里是最帅的!”表妹说,“哥我求你了,这次周泽楷的见面会时间和孙翔撞了,我已经买了孙翔的票,不能不去啊。但那头要是不发图,粉都等着呢,会骂死我的。”

黄少天觉得匪夷所思:“你这是把追星当事业了啊?周泽楷,我搜下……不就是个脸长得好看的小白脸嘛。”

“轮回的爆红新人啊,”妹妹说,“我开了个他的站子,粉丝都上万了。你帮我去拍图,到时候给你辛苦费。”

她报了个数字,黄少天正啃着苹果,听得手一抖,苹果掉地上了:“这么赚?行,我明天就拿着iPhone给你拍,回头微信传给你。”

“表哥……”妹妹语气很无奈,“你认真的?我还是把我的相机送过来好了,你拿那个拍。”

黄少天和表妹约到外面见面,表妹一来就把硕大的相机和镜头递给他。黄少天饶有兴趣地摆弄:“你这个相机真沉,挺贵的吧,起码要两千了。”

“表哥……”妹妹叹了口气,“答应我,如果,假设,你以后真的红了,一定让我给你当粉头。不然我担心你的女粉一根冰棍就把你拐走了。”

“哪有那么夸张。”黄少天毫不在意,“明天早上在机场24号口接机,然后坐车去见面会对吧?”

“嗯。”表妹说票都给你放相机包里了,你小时候不是还摄影比赛拿过奖吗,我相信你的技术。

“放心吧。”黄少天给她比了个OK。


黄少天是真的不太懂。

他回去就上网搜了周泽楷的资料,还下了点演唱会视频。

“唱得也不怎么样嘛。”黄少天不屑地想,也就那张脸有点……好吧,很好看。

想到这里,黄少天赶快去洗了把脸给自己醒醒神,他对着镜子问:“魔镜啊魔镜,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是谁?”

本来按照以往的流程,他该接着喊一句:“黄少天!”然而他这次却犹豫了一下,又凑近镜子,扯了扯自己的脸:“黄少天明明也很帅嘛。”

黄少天戴上棒球帽,又把相机带子套脖子上,出门去给宇宙巨星周泽楷接机了。

进机场他就迷了路,还好看到有一处地方满满都是人,黄少天凑过去问站着的小姑娘:“请问这是接周泽楷的吗?”

小姑娘抬眼看他,没看到脸先看到了相机:“你这是无敌兔啊,够专业的!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呃……”黄少天随口瞎编,“我是新粉。”

“好少看到小周的男粉啊。”那姑娘也是热情,把位置让给黄少天,“你站这儿,比较容易看到人。等会儿出来了举高一点狂拍,哎,可惜你没有身高优势。”

看到小姑娘还挺惋惜,黄少天有些尴尬:“你们怎么都这么高啊?”

“要穿高跟鞋啊。”对方给他看防水台,“不然就只能看头顶了。你怎么这么没经验?”

“第一次追星,”黄少天又开始胡扯,“没办法,为了周泽楷。”

“那是,小周最帅了,我最喜欢小周了!”

“嗯嗯,我也最喜欢小周。”黄少天快疯了,这赚个钱还真不容易。

等的时间并不短,周泽楷出来时,黄少天的手机游戏都玩了三盘,听到动静,他手忙脚乱收起手机,刚把相机打开,便看到人潮飞速地从眼前移过。

女人真是不能惹的生物。

看着一群花季少女穿着高跟鞋用百米赛跑速度狂奔的黄少天想。

相比起来,黄少天真是没有占任何优势,眼看就要被挤到人群边缘,想到没法交差,黄少天急了大喊一声:“周泽楷!”

他的男声在一群女孩的尖叫里格外突出,正在疾行的周泽楷也吓了一跳,顺着声音来源望向黄少天。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黄少天举起相机一阵狂拍。

旁边全是羡慕的声音:“他居然看你镜头了!”

“哦……”黄少天也愣了下,低头检查相机里的图,周泽楷直视了他的镜头,黄少天看着,觉得周泽楷的视线仿佛钉在自己身上,有些别扭了。


“马上要新年了,小周对明年有什么希望吗?”主持人问。

周泽楷没说话,低着头想答案。这个定格好,黄少天又拿起相机开始拍。

“希望大家都好。”取景框里的周泽楷说。

“小周和主持人站在一起好有感觉哦。”旁边的女孩子说。

黄少天:“这也萌得起来?”

“怎么不行了。”那人反驳,“今天周泽楷对别人都是嗯嗯嗯,只有对主持人说了六个字!”

这是从纯净水里找糖啊……黄少天转过头去,想继续拍。

又对上了周泽楷的眼睛。

“好了这位幸运粉丝,恭喜你被抽中了,请上台来吧!”主持人说。

身边都是替他高兴的欢呼,黄少天发着愣被推了上去。

“新年有什么愿望可以让周泽楷帮你实现呢?”主持人举着话筒问黄少天。

周泽楷能做到的愿望……黄少天烦恼地抓了抓头发:“其实我是希望今年工作顺利……不过,愿望的话,多看我的镜头吧……”

主持人“噗”地笑出来:“其实是多看你吧?”

不,看镜头就够了……被误解的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反驳。

“会的。”周泽楷在一边突然说,“还有,祝你工作顺利。”

噫……这小白脸人还不错嘛。黄少天一边走下台,一边听着粉丝的尖叫。


“居然这么多张直视镜头的?”表妹拿着相机惊叹,“表哥你很有潜质嘛,周泽楷私下很盐的。”

“什么是盐?”黄少天问。

“就是很冷淡。不会笑也不会跟你说话,只顾着往前走。”

“那要是对粉丝笑,话也很多的呢,叫甜吗?”

“那叫黄少天……图我发上去了,要给你署名吗?”表妹问。

“妖刀。”黄少天毫不犹豫地说,“我的网名。”

“行。”她边打字边突然笑起来,“妖刀和神枪,挺配的啊,听说他今天还跟你说了十个字?”

“我是他前辈!”黄少天还不干了,“多说点怎么了,他的荣幸!”

“是是是。”表妹迅速拍完预览发了微博,“祝你们幸福。”


“你看着我这样好看吗?”黄少天戴着口罩,声音含糊地问郑轩。

“吃藕。”郑轩没精打采。

“那这样呢。”黄少天加上墨镜。

“特别吃藕。”

“这样呢?”黄少天又戴了顶毛线帽。

“巨丑啊!”郑轩哀嚎,“你能不能不要荼毒我了。”

“是吧!我也觉得这造型能看出什么来,怎么还一群人说好看。”黄少天拿出手机,翻到他新拍的照片。

foreverzzk站:

今天的新图来了,20xx0520,浦东机场,pohto by 妖刀


转发上千,全是花痴“我周好帅!”“妖刀太太拍得就是好!什么时候出pb”,周泽楷一身黑衣,黑帽子黑眼镜黑帽子黑口罩,黄少天想到底帅在哪里。

“爱上一个人,毛孔都是帅的。”郑轩咬了口苹果,“你今天还要去拍啊?”

“废话,最近去上一个表演课老师的课,马上要交学费了。”黄少天拿起相机包出门了。


外面集聚着人,等着周泽楷来,黄少天没这个兴致站街上喝风,找了个咖啡馆坐下,把包里夹着的书抽出来。

“演员的自我修养?”

“是啊,我找师兄借的,公司那群练习生还嘲笑我想学周星驰,切!你也看过吗……”黄少天兴奋地抬起头,声音一下卡住了。

站在他旁边的是周泽楷。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周泽楷在他对面坐下,点了杯奶茶。

“……”

“……”

聊点啥,黄少天小人对黄少天说。

有什么好聊的,另一个黄少天小人对黄少天说。

你现在是他“粉丝”啊!哪有对偶像这么冷淡的!发挥你的特长,聊聊天,表达你的崇拜!黄少天小人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你假不假,你每天拿周泽楷的照片卖钱还好意思说崇拜他,有哪个超市营业员会崇拜卖的口香糖?另一个黄少天小人对黄少天说。

得了吧,周泽楷才不是口香糖,你看他的眼睛眉毛,起码是瓶东方树叶!黄少天小人说。

东方树叶好难喝啊!另一个黄少天小人说。

好吧,那就农夫山泉,新包装最贵的那种。黄少天小人说。


“呃,你好……你要喝农夫山泉吗?”黄少天对周泽楷说。

周泽楷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很尴尬:“错了!!我很喜欢你,你的一枪穿云荒火碎霜我都看了,能不能给我个签名啊是不是没带笔,那就不签了没关系的,反正你记得我是你粉丝就对了我有事先走了你喝农夫山泉哦不喝奶茶愉快……”

“你不是。”周泽楷说。

“啊?”

“不是粉丝。”周泽楷说这话时没有迟疑,也没有失落。

“你拍完,马上就不看我了。”他说。

黄少天真没想到周泽楷会观察到这个。

周泽楷从来都是众人簇拥着的,机场舞台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尖叫连成一片。他一拍完,就低头检查刚才的图质量能不能过关,拍够数量就开始打盹补眠,晚上还要回去加训。他不知道周泽楷居然看到了。

感觉像农夫山泉成精了,对他说,我早就知道你只把我当赚钱工具一样。

“对、对不起啊……”他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是受人之托。但我没胡说,你的电影我真看了,歌我也听了,真的。”

“为什么?”周泽楷歪了歪头,“你又不喜欢我。”

他到底怎么看出来的,自己平时不都跟着那群小姑娘嗷嗷两声了嘛,看着不说话眼神还挺尖,黄少天只好说:“也不是不喜欢!不是他们那种喜欢而已。我看完会想,很值得学习,哪里有亮点。要我天天花痴想睡你,那我是做不到啊,大概同行相轻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黄少天干脆一口气说完:“我自己也在娱乐公司,我妹开始让我拍你,我觉得有什么好追的。但后来追久了,也跟着看了不少作品,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我想了很久,如果我成为了明星,我能不能做到一天当四十八小时用,接受粉丝的无限追捧,不掉链子不浮躁。”

“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做得到。”

“重新介绍一下,”黄少天伸出手去,“黄少天,蓝雨公司的练习生,业余兼职是拍你的照片。”

奶茶端上来了,周泽楷咬着吸管看着他,也伸出手。

还好没被打!黄少天松了口气,终于安下心重新坐下来。

看到周泽楷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又忍不住问:“你怎么记得我的啊?”

“礼物。”周泽楷说。

“什么礼物,那个靠枕吗?那个是我妹让我送的啊。”黄少天觉得抢了别人的功劳。

“不是。”周泽楷摇头,“字条。”

黄少天这才想起,当时顺便贴了张便签纸在上面。

to 周泽楷:

买了头等舱就安心补觉,戴上眼罩他们就不会来烦你了,别那么脾气好一直让人拍个没完,把你演枪王的气势拿出来好吗?演技那么好也要学着摆个黑脸啊!

“那个啊……”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当时听到旁边跟机的人在说,上了飞机可以一直拍,反正你也不会生气,我一急就……”

“谢谢你。”周泽楷认真地说,“你会是个好明星。”

“那当然,还用你说。”黄少天得意了一下,“你还不走吗,活动要开始了吧?”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停下,拿出一张纸写了什么放在黄少天面前,“联系方式。”

黄少天拿着纸条,还发怔着,妹妹的电话打了过来:“你在哪儿呢?我好不容易今天有时间过来了,没看到你啊。”

黄少天说:“刚和周泽楷一起喝奶茶呢。”

表妹大惊:“这才多久你就从前线进化成私生了?”

“我才不是私生!”黄少天愤怒地挂了电话。


黄少天加了周泽楷的QQ。

周泽楷依旧话不多,总是黄少天问一句答一句,但总比平时好多了。黄少天经常回来以后给他发消息:“今天你对着我那边挥手打招呼,天呐那群女的把我的耳朵都快叫破了!!你不是专门跟我挥手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晚上的时候周泽楷才回,第二天黄少天睡醒了才看见他的回复:是。

黄少天突然有点心慌,把电脑一关出去练习了。


这天黄少天打开QQ,才发现周泽楷居然主动来敲他了,还抖了他好几次窗口。

周泽楷:。

周泽楷:在吗?

周泽楷 抖了你一下


黄少天:怎么啦?

周泽楷:你没来。

黄少天:啊?

周泽楷:几次活动,你都没来。

黄少天:我这几天上课呢,没时间……

周泽楷:什么时候来?

周泽楷:给你签名照。

黄少天:你后天是不是要录节目,我大概可以去吧。


周泽楷得到允诺,很快就下了线,看来他并不闲。可黄少天却犯起愁来。

他那个站长表妹,早就把借他的大炮御用相机拿回去了,还说:“太好了,孙翔跳槽到轮回,还和周泽楷组队,以后终于不用分身乏术追星了!表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其实不辛苦……”黄少天说。

“你太客气了!之前你不是还说让你天天追着个男人跑好没面子吗,不好意思啊,现在苦差事终于结束了。”

“真的没有……”黄少天满脸痛苦,还是把相机交出去了。

他本来该把周泽楷的QQ也删除了,但盯着屏幕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下不了手。

算了,留着吧,好歹我还认识个明星呢。黄少天对自己说。

现在他该怎么进去?

找表妹?才不,对妹妹说自己主动要去看周泽楷太羞耻了,指不定被她怎么说。黄少天一路浮想联翩,磨蹭到了入场口。

没办法了,黄少天一咬牙,把门口正在兜售的黄牛拉过来:“一张票多少钱,最前排的。”

黄牛报了个价。

黄少天震惊了:“你不如去抢!”

“爱要不要,没几张了。”黄牛正准备走,黄少天又拉住:“行行行,钱给你,要最中间的啊!”

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黄少天坐在第一排想,从周泽楷那里赚的钱全拿来看周泽楷了,这叫什么事啊!

“大家好。”花枝招展的主持人出来了,黄少天看看时间,这出来得早了点。

主持人说:“欢迎大家来到今夜星光灿烂,不过本来预计出场的嘉宾周泽楷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靠!黄少天站起来跑了出去。

“周泽楷!”他打电话,那边很快就接了,“你玩我呢,让我来又爽约?你讨厌我就直说,拿你赚钱是我不对,我还你就是!你当我大老远骑自行车过来很好玩是不是,亏我还以为你对我……”

黄少天正发着火,突然顿住了。

他生什么气呢。

他以为什么?周泽楷太久不见他了,很想他?别说他只是个普通的坐在台下的粉丝,他连粉丝都不是,只是个临时来做兼职的路人,黄少天平时嫌那些追星的女孩太吵太闹,动不动就又哭又笑,一个偶像而已,投入那么多真情实感干什么,他想。

结果他自己似乎投入太多了。

他兴冲冲地跑来,大概只是等着周泽楷对着台下笑的时候,他回以温柔的一笑。他知道周泽楷会看到,在很多人里看到他。

他沉默了,而那边也是该死的沉默,久到黄少天正准备挂了电话时,周泽楷突然说:“对不起。”

“今天录歌。”周泽楷说,“很不顺利。经纪人把行程推了。”

原来不是故意不来,黄少天醒过神来,想到自己刚才发的那通火,有些尴尬,忙问:“和谁录歌啊,那个孙翔吗?你唱歌还行啊怎么会不顺利。”

“情歌。”周泽楷说,“制作人说,没有恋爱的感觉。”

“疯了吧?”黄少天咬着根棒棒糖蹲下来,“男男唱情歌还要找感觉,那只能想着女朋友唱吧?”

黄少天突然有点恶趣味的好奇:“喂周泽楷,你谈过恋爱没啊?”

“……没。”周泽楷说。

“那总有喜欢过的人吧!”黄少天说,“我教你啦,唱歌的时候想着她的样子就好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最好看的样子和最不好看的样子……”

黄少天说着,也自己描绘起来:“不过真的喜欢的话,什么样子都可以,黑大衣黑帽子黑口罩,有什么好看的,但他眼睛看向你的时候,你只会对焦他,周围的一切全都虚化了。连他给你写张纸条,都不想丢掉,夹在笔记本里……”

就像一个超市营业员,突然有一天不想卖了,觉得农夫山泉是他的,别人都不许喝。

“周泽楷。”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周泽楷说。

黄少天一秒挂掉了电话。

骑车回去的时候,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搞得他车都骑不稳,风又大又冷,吹得黄少天眼睛发涩。

到宿舍的时候,手机还在响,黄少天拿出来接通:“周泽楷你够了,我不会祝福你们的!”

“你说得对。”周泽楷说,“喜欢的人写了纸条,我也舍不得扔。”

黄少天仰头,周泽楷正站在他寝室门口的阳台上,橘黄色的灯光照在他背后,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黄少天觉得自己知道他在笑。


方世镜看着黄少天。

一直看着,看得黄少天头皮发麻快起鸡皮疙瘩了。

“怎么了?”黄少天问。

“你可以出道了。”方世镜敲着桌子。

“为什么?以前那么多次第一,您还是说我不合格?”黄少天惊喜中有些惊讶。

“以前是帅,是有才,但现在让别人看着就想恋爱的气质,终于出来了。”方世镜说,“你是不是趁休息去泡妞了啊?”

“当然不是。”黄少天笑嘻嘻地否认。

只是遇到了,很美好的人。



几个月后。

黄少天下了飞机,边走边跟粉丝聊天:“你们这么早来接机,吃早饭了没有啊?哎哟你这相机,够重啊,拿得动吗?我怎么知道?哈哈哈哈你猜……你们刚刚还给别人送机了?周泽楷啊。这么早就走也不知道他昨晚睡好没有……”

有闪光灯晃了一下眼睛,黄少天拿手一挡,那个女孩误开了闪光灯,正道着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关掉了……”

黄少天眯着眼睛,看到指缝间的那个熟悉身影。

对方也显然注意到他的视线,对他高兴地举了下相机,又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表哥!”

黄少天有些眩晕,又觉得有些奇妙,他不由想到周泽楷公司的名字,放到这里实在是贴合。

这真是一场。

轮回。


END


评论(24)

热度(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