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go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灵感来自《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没有看过也没关系。



黄少天走在路上,没看路,掉进了一个洞里。
“靠靠靠,这什么地方啊?怎么找不到出口?”黄少天在黑暗里醒来,摸索着才找到两个极小的窗口。
“有人吗?”他对着外面喊,没有回应,他想要去推窗户,也隔着无形的屏障,推不开。
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撞出去,突然发现,窗外的风景正在移动。
这怎么回事?黄少天陷入了恐慌中。
“小周啊,这几天训练又拍广告辛苦了,放几天假休息会儿吧。”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
小周?
话音刚落,面前的画面也开始上下摇晃。
“你点什么头!稳定一点!”黄少天没忍住说了句,然后愣住了。
这……怎么像,在别人脑子里?
面前的景观变成了食堂窗口,阿姨满脸笑容:“小周来吃饭啊,要什么菜?”
身体的主人端着餐盘转身,走到桌旁,黄少天终于能看到别人,他想,这队服怎么这么眼熟?
企鹅一样的配色……
孙翔坐到了对面,看了一眼,喊了声“队长”,又低头继续吃。
黄少天绝望地坐在地上,他想人家都穿去古代未来,怎么他就穿到轮回来了?
还是周泽楷?
怪不得刚才觉得看人视线都不一样了,这是活生生高了快十厘米啊!
这可怎么办。继续看着周泽楷走在路上,还塞着耳机听歌,黄少天一边享受着立体声音响,一边对着虚无的空间拳打脚踢。
前面出现了一个洞,黄少天一看,似乎有些眼熟……
就是他掉进去的那个洞!
然而周泽楷似乎听歌太投入了,依旧毫无知觉地向前走着,黄少天心急如焚,如果周泽楷掉了进来……
他就掉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画面太美了,黄少天不敢看。
几秒以后,周泽楷掉了进来。
他摔下来的时候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迷茫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则抬头看着那扇窗户慢慢关上,周围却开始亮了起来。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黄少天说。
怎么回事?他原本想说周泽楷,你掉进你自己的脑子了。
周泽楷更疑惑地看着他:“周泽楷?”
“周泽楷,周泽楷。”算了,先走吧,黄少天拉着周泽楷往前走。
好歹周泽楷来了以后,出现了点新东西。
黄少天推开一扇门,一个小孩躲在桌子后面,摸出一包糖开始吃。他长得很可爱,难怪有那么多糖,黄少天如果在路边看到这样的小朋友,也会忍不住给糖的。
“楷楷,你在哪儿?出来排练节目了!”幼儿园老师在门外喊。
小孩把糖塞回去,小跑着出去了。
黄少天惊讶地指着他问周泽楷:“周泽楷?”
周泽楷默默点了点头。
那是他幼儿园的事了,想吃糖,老师和父母却不让他多吃,只好藏在书包里带来,反正没人会猜到他这种乖孩子会干这种事。
黄少天往前走,隔壁房间是个小舞台。小周泽楷开心地坐在台下,只有老师愁眉苦脸。
“楷楷长了蛀牙,白雪公主要露齿笑的,不能反串了。”
趁着他们讨论换角色,周泽楷咬完了一根棒棒糖。
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指着还穿着白雪公主裙的周泽楷狂笑。
“……周泽楷。”别看了,周泽楷也有点不忍直视,径直往前走。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黄少天问,然后发现没什么用,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是要把你的回忆走一遍?
也许吧,周泽楷点点头。

打开门黄少天就被砸中了头。
“你不读书要跑去打游戏?”有男人在怒气冲冲地质问。
黄少天抬头就看到了周泽楷,周泽楷还没那么高,他毫不犹豫地把学生证放到桌上。
“你再考虑一下吧,”老师说,“在学校你都跟人没法交流,去社会上怎么办?”
周泽楷不说话,转身推开门走了。
别走那么快啊!黄少天追上去,又瞥了一眼砸在他面前的试卷,没想到周泽楷成绩还挺好。


周泽楷遇到了新人墙。
黄少天看着他练习完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回宿舍,坐在床边上。虽然还是一样不说话,看着却有些忧郁的神色。黄少天坐到他旁边,看了一眼,又开始发呆,过一会儿,又看一眼。
“果然是荣耀的门面啊……”他感叹。
“别难过了啊!”他对周泽楷说,“过了这关你就要当冠军了!”
周泽楷记忆里的周泽楷自然听不到他说话,自己站起来去洗手间。
黄少天没有追进去,他无聊地抱着床上的企鹅想:“仔细看他是挺好看的,比以前打比赛遇到的周泽楷好玩多了,等等,周泽楷?!”
和他进入梦里的周泽楷不见了!他跟着周泽楷跑出去的时候,把周泽楷落在后面了。
黄少天站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喊:“周泽楷?周泽楷?”
没人回答,黄少天一不留神摔下楼梯,“砰!”礼花在他头顶绽放。
“轮回,冠军!”主持人举起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毫不退缩地对着镜头,露出他的笑容。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还是向前跑去。
周泽楷的迷宫太大了,他得在里面找到周泽楷,一起出去。
“周泽楷!”黄少天终于在一扇窗下看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没听见,黄少天蹿过去:“周泽楷,你周泽楷周泽楷?”
周泽楷轻轻捂住他的嘴:“周泽楷。”
黄少天居然听懂了,翻了个白眼,行,安静点就安静,反正我现在也只会说……周泽楷。
黄少天往窗户里面看,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脸。
黄少天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对周泽楷说:“冻死我了,你们S市怎么这么冷啊?我从旅馆出来买个东西还迷路了,还好遇到你……你看什么看,我不会感谢你的啊!”
周泽楷没说什么,把暖炉打开,黄少天过去搓着手取暖:“好吧,谢谢……”
橘黄色的光线给一切都披上了柔和的色彩,黄少天跟周泽楷聊不起来,没一会儿就睡到在了沙发上。周泽楷俯视着他,而黄少天则在窗外看着那个看着黄少天的周泽楷。黄少天越看周泽楷的视线,越来越觉得不对。
他转头看着身边的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他还急起来了:“你周泽楷周泽楷我?”
周泽楷皱了皱眉,完全没有听懂:“周泽楷?”
黄少天说不下去了,摇摇头:“周泽楷吧。”

“周泽楷。”黄少天叫周泽楷,“快要周泽楷周泽楷了。”
周泽楷过去看,他们已经到了去苏黎世打比赛的时候,黄少天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一家冰淇淋店,溜了进去,周泽楷在外面等。
“你要什么口味的?”黄少天举着两个冰淇淋球出来。
周泽楷为难地看着,不知道选哪个。
“草莓味的给你吧!”黄少天递给他,开始吃自己的。
他又皱起脸来嘀咕:“怎么感觉还是草莓味的好吃。”
周泽楷听到了,把自己还没动的递给他。
“不太好吧?”
周泽楷却直接把黄少天的拿过去了。
“很好吃。”周泽楷说。
黄少天见了,也心安理得地吃起来。
他和周泽楷并肩走着,还聊起天来:“那营业员看到你在外面,非要给我情侣套装的两个球,我英语不好跟她也说不通,奇怪!当请你了啊!”
“没错啊。”周泽楷说。
黄少天奇怪的看周泽楷一眼:“你说什么没错?快走啦晚上还要开会!”
黄少天和周泽楷站在苏黎世大街上看着远去的两个背影,黄少天呆呆的:“我也太周泽楷周泽楷了吧?”
“嗯。”周泽楷说。
看着周泽楷这副淡定的样子,黄少天简直怀疑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谁会想到周泽楷这种浓眉大眼的也会从直男队伍叛变啊!
苏黎世并不暖和,黄少天过来的时候G市还没入冬,穿得很少,风吹过来他就打了个颤栗。然后觉得脖子上一沉。
周泽楷把围巾披到了他身上。
“喂,这么周泽楷的手段你哄谁啊?”黄少天有点不满,但还是没摘下来。
“快走吧。”黄少天又说,说完愣了一下。
也许是因为快到出口了,居然不是每个词都被屏蔽成“周泽楷”了。
也许他可以试一试,看老天是不是成全他。

面前是一个无比熟悉的洞,黄少天和周泽楷看着它。
“跳下去,”黄少天说,“就可以周泽楷周泽楷了。”
他和周泽楷都站在边缘,一跳下去,就陷入了无尽的坠落之中。
黄少天在这样的下降中突然睁开眼睛:“周泽楷!”
周泽楷也看着他。
“其实我对你……”
脚下出现了光亮,马上就要出去了。
“也很周泽楷!”
该死的屏蔽词周泽楷!
黄少天眨巴了几下眼睛,发现自己站在G市的某条马路边上。
绿灯了,他冲过去,奔回蓝雨俱乐部。
“快帮我买一张去S市的机票!”
郑轩被他吓了一跳:“你干嘛啊这么急!”
“当然急。”黄少天说。
“我得去和周泽楷,商量一件非常周泽楷周泽楷的事。”

评论(18)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