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go

[叶]starry starry night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1.1

老师出了一道题,说是某次全国奥数比赛都没人解答出来的难题。

果然很难,乍一看很容易,可怎么也解不出答案来。她那天没有午休,在教室里枯坐了几个钟头,也没有得到答案。甚至晚上也睡不着,爬起来开了灯继续算。

她从没遇到过这么难的题,仿佛无论怎么努力,也跨不过去那道坎。不服气不甘心,可又没有办法。

后来老师讲课的时候,直接跳过了那道题,说之所以解不出来,不是她不够聪明,也不是不够尽力,只是涉及到的数学知识,要到大学课堂才学,根本不知道这个概念的人,是怎么也做不出来的。

这段回忆再度从梦里浮现时,她已经长大了很多,在一个网吧里工作过,还进了电竞战队——这样的发展,小时候穿着公主裙在琴凳上弹钢琴时没有人能想到,谁能预料命运的诡异。转折点来自于网吧里遇到的一个人,很强,她自以为很容易的游戏,却打不过他。她便想要赢,想要打败他。后来知道了那个人是拿过冠军的,她便想要拿冠军。

上林苑的阳台望出去,夜是静谧的,晚风拂过她的头发,繁星闪烁。

她长大了,但是难题依然摆在眼前。


1.2

卷子发下来,一个判断题旁边被打了叉。

他用红笔修正上正确的答案。

“光的传播不需要介质。”

然后他背起包,坐了十几站的公交车,兴致勃勃地、激情澎湃地跑进俱乐部。他说,我要报名。

闪闪发光的道路在他面前铺开,他再也不用趁着放学偷偷去网吧玩游戏,竖着耳朵生怕被人发现。

他的技术不差,很快进入了训练营。有人问他以后想走到哪一步,是来尝尝鲜就回学校还是成为职业选手,想不想拿冠军……问题很多。

他敷衍地笑了笑,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先提升自己,努力进步。

因为梦想太遥远了,所以他选择在心里说:


要打败叶秋。


1.3

他想打败一叶之秋。

是在网游里遇到一个账号,他的大漠孤烟的百分百胜率,栽在了一叶之秋的手上。

虽然说只是普通的网游,却还是不甘心。尤其这个一叶之秋还是个爱嘴炮的,赢了还要在他面前炫耀一番。大漠孤烟吵也吵不过,只好让他滚。然后想着:


等下一次遇到,一定要打败他。


2.1

叶修是……

“大神啊!”陈果拍着她的肩膀告诉她,“小唐你是新人,刚玩荣耀不知道。当初叶秋大神可是荣耀的巅峰。三连冠到现在都没人破,你知道这有多牛吗……”

听起来是一个传奇。

但是现在这个坐在网吧里的叶修,睡在储物间里,安然而自得。他玩的是散人,一个在传说里中已经没有前途的职业。而那个牛逼无比的战法一叶之秋并不在他手里,他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

但她明白这个人有多强,在陈果的描述里,他有着三连冠的奖杯,MVP,一击必杀、最佳搭档、斗神……

而对她来说,是把身上所有的钱都赌光了,也赢不了的存在。

跑到网吧里体验人生的富家女,居然机缘巧合地寻觅到了人生的目标。远一点的,是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将战法用到极致;近一点的,

是打败叶修。


2.2

叶秋是……

冷酷的,残忍的,自私的。

这些负面的词语,来自陶轩、崔立、陈夜辉,还有训练营里不得志者的窃窃私语。

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这样,他向往的是神的光辉,但是他现在快要被击垮了,叶秋是一重又一重的噩梦。

他做什么都是错的,总要被指出不足,他不明白叶秋为什么这么苛刻,这么不近人情,还这么……

可怕地强。

他终于承认自己无法在游戏里胜过这个人。

那么总会有办法,把他打倒,永远不能翻身,推下神坛,踩进泥里,看他还能不能那么不可一世,把别人当做无物。换了新的队长以后,他就不用再去应付发布会上的一场场围堵,不用讨好半天也换不来一张好脸。

那就是他打败叶秋的时刻。

2.3

叶秋是……

打得最痛快的对手。

从网游里的针锋相对,一直延续到了职业联赛。从一开始连交通费都捉襟见肘,到如今的豪门嘉世与霸图。

已经四年了,而他现在终于把冠军从叶秋手中夺走。

叶秋却丝毫看不出沮丧和不甘,总是这样,对于任何的变化都轻描淡写,还和他开着玩笑:“老韩可以啊!不过不要太骄傲,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他当然知道。

他们还会在赛场上,奋斗很多年,一次又一次地决战,争夺着冠军与胜负,或许会有更多的新人涌入,竞争更加残酷。而他会更期待,再一次地和这个对手相遇,毫不客气地开战、进攻。


3.1

她知道叶修心里一直有些可惜。

如果她早一点开始玩荣耀,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前途。现在才开始,终归是太晚了一些。按照职业选手现在的正常培养模式,她本该在成年以前就接触游戏,开始专业的训练。失去了时机,以后要走的路,比起别人来说,也会有更多的坎坷。

可说到底,并没有什么“正确的路”。

如果按照家里人、亲朋好友眼中正确的方向走,她根本不会来到兴欣网吧,更不会认识叶修。这些事情,在他们看来是不可理解的——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找不痛快?为什么要让自己背负那么多,甚至还会被那些人嘲笑指摘?

可能只是因为某天的某一个瞬间,明明再舒适不过的时刻,突然会想:没意思,我不能这样活下去。

所以换一种生活方式,即使暂时并没有找到人生目标,也先在网吧待着,做个网吧小妹。父亲并没有过多责怪她,只是让她待久了就回去看看。命运安排她等在那里,直到遇见荣耀。她是幸运的那一个,很多人其实也会觉得现在的日子没意思,但是终其一生也没有得知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当然不包括叶修,从第一次见到叶修,这家伙就一副笃定的样子。

“想胜过我?”他曾经说,“我打荣耀十年了。”

还要算上比十年更早的曾经,没有联盟,没有大好前途,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北下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呢?大概很多人都不能理解。

她希望有一天能懂。



3.2

他知道叶秋看不上他。

看不上他的圆滑世故,看不上他的荣耀水平,甚至都被逼得滚蛋了,也还是看不上他用的那些手段。

哦,现在叫叶修了,待在网吧里当网管,却还是一眼看穿他的伪装,仿佛意难平的从来只是他一个人。还要口口声声地:“骂你是因为你做错事。”

这不公平。错的明明是叶修。

他并不想夺去叶修的位置,叶修本应该、本可以在队长的位置上光彩耀人,而他的要求,不过是做一个称职的副手。强者再无敌也需要有所借力,才能让更多人看到光的耀眼,叶修应该给他机会,就会多了左膀右臂而不是仇人。是叶修自己不识抬举。

他没有错。


3.3

他知道叶修会回来的。

最初听到消息的时候,当然也生气过。最初就相识的人,居然让自己落到这么莫名其妙退役的下场。这不是一个与对手告别的好结局。

再后来就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他事情多着呢,忙着训练,忙着战队的事,忙着看荣耀联盟的新人层出不穷,而他突然发现,他玩荣耀已经快十年了。

操作逐渐跟不上意识,伤病也逐渐来袭,似乎是时候告别了,但他却知道,他居然还是不想离开。他热爱这个游戏,也热爱与人战斗的过程。

既然他是如此,叶秋又怎么会离开呢?

他会归来。

再后来君莫笑出现,变成叶修换了个战队,人倒是没变,依然在群里嬉笑怒骂跟人幼稚地嘴炮。看到媒体曝光的狭小储物间和一千八的工资,他倒是没什么触动。

这有什么,这并不算难。

克服自己的衰败与恐惧,一开始就不平的道路却当做坦途,才是最难的。

可是很多人都不懂。


4.1

她也不懂。

从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荣耀是怎么回事的瞎打,到开始认真起来,再到加入兴欣开始正式的比赛。

打挑战赛,出线成功,进入挑战赛总决赛,拿了挑战赛冠军。

常规赛三十八轮,积分250分,进入季后赛。

获得最佳新人。

获得总冠军。

每一场都是苦战。

没有所谓的撞大运,也没有不费吹灰之力的对手,每一场都要分析,赢的时候不能放松,输的时候要应对的更多。所以才会在拿到冠军奖杯的那一刻,险些脱力滑落。只是因为累了。

她一开始就知道叶修是厉害的,三连冠的荣耀,MVP,一击必杀、最佳搭档、斗神……听起来是很难。

直到她度过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一次次地自我反问。直到她把那道题写给罗辑,才知道那道看似简单的题目里藏着多少的陷阱,高材生都要反复做好几遍才能写出正确答案。

就是这么地难。


4.2

他在晚上的时候醒过来。

丢脸自然是丢脸的。不知道呼啸的队员会怎么看他这个副队。今天夜色很好,一眼望出去,看得到繁星闪烁,可惜了这个良夜。

今天在昏过去之前,他听到一个声音,不来自外界,而来自内心深处,仿佛藏了很久的声音。

你赢不了叶修。

他想要踩着叶修往前走,把他过往的那些恨与怕都和叶修一起踩在脚下,永不翻身,好证明他自己没有错。

可是光并不需要凭靠介质来传播,甚至并没有所谓的“好”与“坏”。叶修是冷酷的、残忍的、自私的,刘皓并不值得他抛掷爱与恨,要等人竭尽全力争完一场输赢,才发现他不过是给你打了一次指导赛。

星光极温柔地落在树影之间,它并不在乎有几个人真的能看清它。所有人都会暴露在这冷淡的光里,无处可逃,暴露自己的样子。而光不在乎他的暴怒,更不在乎他的报复,“你在浪费注意力”,那个人总是这么说。

然而明白和懂得是两回事,无法回头,他终究要一步步走进深不见底的黑夜里去。


4.3

退役的时候,也不知道谁想的主意,给录了一个巨煽情的视频。里面有一米九的霸图粉哭哭啼啼就算了,还请来了过往赛季对战过的荣耀选手。

“想对韩文清说的。”

大部分都是祝福和表扬,出现魏琛笑嘻嘻地说“祝小韩同志前程似锦”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还没来得及阻止,压轴人物就出现了。

“什么,不能抽烟?你们规矩太多了吧,我要酝酿一下感情啊。”

“行吧行吧,你们韩队面子比天大。”

“老韩,认识也十多年了,虽然你拿的冠军还是没我多,不过还是可以给你鼓鼓掌的。”

台下全是嘘声,他没说话,继续听。

“说是你要退役,我前些天把我们所有比赛里的,jjc里的输赢全都算上,”那个人对着镜头一笑,“发现我还是小胜你几分。”

“以后就没机会再比啦,你们霸图也不要那么霸道,搞得我都不敢去旅游,怕吃个虾遇到霸图粉被宰客。”

嘘声更大了。

“不过能跟你当对手,真有意思。”

“好对手很难找的,跟你比的时候,知道你什么都不想,只想打败我。所以跟你打的时候我就更加觉得,荣耀真是特别好玩。”

“第一次遇到的时候,你输了还掉落了拳套,好歹是橙装,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我当时跟你说,谢啦兄弟。”

“老韩,谢啦。”

像是一通什么也没说的废话,仿佛以为别人是他的读心虫什么都能听懂。


只是。


谢了。


评论(14)

热度(427)